南平茶洋窑:风华犹待世人识

2019-11-16 09:17:46 来源:双眼信息门户网 阅读:4263

在南平市延平区太平镇的偏远山区,有许多有1000年历史的古窑遗址。它们来自宋元时期福建黑釉瓷器的黄金时代。它们是当时福建重要的出口窑,见证了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辉煌。它们就像建阳水鸡窑和武夷山玉林窑一样。

几天前,在南平举办了一个关于茶叶洋窑的研讨会。记者跟随专家参观了外国茶叶窑的前世。

(1)黄色眼光束口灯

(2)灰分是天目

神秘:没有民窑

山路蜿蜒,山峰转过来了。翻过一座小山,马平窑出现在大家面前。钢架温室用龙窑结构保护着一座古窑。这座窑长67米,非常壮观。

据省博物馆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黄云明介绍,茶阳窑作为一种民间窑,文献中没有记载。直到20世纪80年代,考古队在太平镇发现了五处古窑遗址,主要分布在大岭干、马坪、升阳、万昌、安虎山五处,总面积78,000平方米。以马平窑为例,通过省级博物馆的抢救考古发掘,专家确定其年代为北宋中后期至南宋后期。出土的产品主要是青釉、青釉和白釉瓷器,还有较多的黑釉、釉酱彩瓷和少量的青釉瓷器。

茶外窑协会秘书长薛玉红告诉记者,福建陶瓷窑业在宋元时期达到顶峰,主要有青釉、绿白釉和黑釉三大类瓷器产品,茶外窑吸收和整合了简瑶、冀州窑和景德镇窑等省内外窑系的生产工艺和风格特点,形成了自己浓厚的地方特色。

“茶阳窑采用当地黄(粘土)土、高岭土、矿石釉和草木灰为原料。窑烧过程中铁含量高,保温时间长,釉中沉淀出大量氧化铁晶体。窑火熄灭后,窑的变化是不断变化的,可以是“一种颜色的釉料进入窑,一个窑产生一万种颜色”薛玉红说道。

考古发掘发现,茶叶外窑的产品主要是日用器皿,涵盖碗、盘、杯、碟等。茶叶外窑协会会长张建中说,在艺术风格上,茶叶外窑的特点是轮胎简单而不复杂。上釉延续了建阳水吉建站外露轮胎的风格。茶叶外窑腹壁底部经常有明显的螺纹痕迹,腿较短。此外,大部分的茶洋窑都是成束的杯,杯腹外壁的底部会被切割成一个直的桌子,与环脚成直角连接,俗称“平肩”,这是茶洋窑黑釉茶杯的一个重要特征。

“作为一个民间窑,茶洋窑可以大放异彩,这与宋元时期盛行的斗茶风格密切相关。黑釉灯是茶盏中最著名的。因此,茶洋窑烧制的黑釉瓷器在宋元福建瓷窑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尤其是“一带一路”的荣耀薛玉红说道。

(3)高足杯元江黑白釉

产地:古代丝绸文化的明珠

据与会专家研究,茶叶洋窑不仅在宋元时期很受欢迎,而且还通过海上丝绸之路出口到菲律宾、日本、韩国等地,在福建陶瓷、出口陶瓷乃至海外运输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茶叶洋窑不仅以质量取胜,而且以全世界为尺度。它们可以在世界许多地方看到。”省博物馆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兼研究员卢·剑龙说。

据专家称,在韩国新安的沉船上发现了一些黑色釉面灯笼,这些灯笼被证明与茶窑有关。国宝“灰被天眼”,在日本备受推崇,是茶窑的产物。这是一种黑色釉灯,腹部很深,有黑棕色釉。釉面就像涂了一层灰,因此得名“灰色被子”。它在日本茶道中占有不寻常的地位。日本“涛祖”加藤王在日本镰仓时代末期创作了“濑天木”。它就像是由茶叶窑制成的“灰盖天目”。

根据省博物馆文物考古研究所的研究结果,茶阳窑瓷器沉船遗址不仅分布在福建平潭和龙海、广东阳江和海南西沙群岛,还包括韩国的新安和泰安正雄、日本的沧木齐和越南的头顿。由此可见,茶窑的世界趋势与宋代海上丝绸之路的繁荣密切相关。

“茶阳窑靠近闽江,水路极其发达。它是许多不同窑炉和瓷器的集散地。因此,茶阳窑凭借其自身的釉料原料,已成为一个颇具影响力的窑口。据南平县志记载,宋代在茶窑附近设立了一个金砂岗,元代改为茶岗。交通便利是茶窑产品出口到国内外市场的重要因素。”张建中说。

(4)宋茶阳窑青花釉

恢复:传统过程正在恢复

“保护的强度不符合茶窑的历史地位和影响。窑址、驿道和码头应作为茶窑的文化整体共同保护,而不仅仅是窑址。此外,目前茶窑只是县级文化保护单位,不利于对其昔日辉煌的有效保护和恢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卢·剑龙说。

然而,一些有识之士已经采取行动来恢复传统的制造过程。南平一品茶外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与闽北职业技术学院合作,通过“产学研”校企合作模式,恢复茶外窑陶瓷生产流程。茶叶洋窑(灰被天目)系列产品即将上市,一批具有理论知识和技能的人才将接受产业发展培训。

目前,茶叶外窑制作工艺已被列入南平市第八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包括张建中在内的四人成为延平区首批茶叶外窑制作工艺代表性传承人。“我们家已经和简瑶建站打交道好几代了。经过多年的不断研究,我们已经恢复了茶阳窑的一些制造工艺,如在韩国新安沉船上成功烧制的黑釉浅腹灯。”张建中说道。

以茶叶外窑协会的名义,十多家企业联手保暖,共同打造品牌。茶叶外窑的保护和发展也受到了有关部门的重视。南平市文化旅游局局长徐勇表示,茶叶外窑的历史文化内涵将通过四个维度挖掘出来:加强对茶叶外窑遗址的保护,注重技能传承,促进茶叶外窑产业的发展,加大茶叶外窑的宣传力度,使茶叶外窑在新的时代得到振兴。

“如何让文物活着,保护和发展应该相辅相成。我们要坚持保护优先、有序发展的原则,将茶外窑保护与旅游业相结合,统筹开发利用茶外窑遗址、驿道等资源,探索茶外窑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元素,与茶外窑周围的自然生态相得益彰。只有这样,我们才能通过全面的政策和文化与旅游的深度融合,做好茶叶洋窑的保护和开发工作。同时,要挖掘茶外窑的资源优势,研究和恢复茶外窑烧制技术,提高文化产业发展水平,开辟农村振兴的新途径。”福州大学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首席专家陈吉说。(福建日报记者赵金飞)

gd视讯厅 广东快乐十分 黑龙江十一选五投注 吉林11选5 吉林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