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支付”遭遇底层博弈

2019-11-04 07:18:07 来源:双眼信息门户网 阅读:727

实习记者余涵

支付行业的重组风暴和“85号文件”的影响继续在行业内蔓延。

几天前,据上海证券报报道,微信支付目前正在为商家实施实名认证措施,微信支付约占离线支付的80%。由于微信支付给出的原因及相关解释未被收单方和服务提供商认可,大量收单方和支付服务提供商抵制。

风像蓝色浮萍一样吹着。

今年7月,微信支付向其相关服务机构发布政策调整公告,称根据85号文件的监管要求,“应用支付”和“本地支付”将接受风控升级。

8月12日,财付通(微信支付主公司)向微信支付合作服务提供商发出通知,声明从2019年9月10日起,基于系统风控制和用户体验的考虑,支付服务提供商的新结算商户需要根据新标准进行客户识别,符合新标准的商户只能使用微信支付相关功能。现有商户需要在2019年12月31日前根据新标准完成客户身份识别。如果商户未能按照新标准完成客户身份识别,财付通将限制其微信支付相关功能,无法发起微信支付。

微信支付发布的商户实名认证指引显示,在法人确认同意或确认支付的情况下,联系人(商户职员、财务人员和业务负责人)或法人的微信号应绑定到商户营业执照(或小微个人业务经营者的身份证),然后联系人或法人可以使用微信授权商户号码,这样商户号码就可以完成实名认证。

有人认为,加强实名制控制有可能对服务提供商的微信支付“收取权”产生怀疑,这有利于加强自身对市场的控制。收款机构的一些人表示,由于微信支付更像是一个账户机构,账户机构不应该直接干预商户准入和商户资格审查。一些受访者还表示:“微信支付相当于不投资就拿走别人的客户。”

“85文本”的来源?

“85号文件”是指中央银行今年3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支付结算管理,防范电信网络新犯罪的通知》。通知建议收购机构应严格审查特约商户的数据,以验证其真实性和合法性。具体而言,央行要求银行、支付机构和清算机构完善紧急停止和快速冻结机制,加强实名账户管理,加强转账管理,加强特约商户和受理终端管理,广泛宣传教育和落实问责机制。等等。

8月中旬,央行再次发布《关于加强支付结算管理监管的通知》(第177号)。第177号通知说,中央银行将在全国范围内对支付和结算管理进行监督。据移动支付网络称,微信支付已经关闭了一些高风险的互联应用支付和本地支付,但官方“直接连接”渠道不受影响。

根据央行发布的信息,今年1月至8月,81家支付机构收到中国人民银行的罚款通知,罚款总额超过1.2亿元。其中,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是大多数支付机构受到处罚的主要原因。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去年9月,中央银行对持卡人严重违反商户实名制等违规行为处以2582万元的巨额罚款。中央银行还要求持卡人支付从贵州、河北、浙江等25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银行卡收单业务中提款的费用。

中国支付网创始人刘刚表示,根据监管规定,收购机构必须按照“了解客户”的原则实施商户实名制,否则将违反实名制和反洗钱法律法规,许多支付机构已经被罚款很多。

易观国际高级分析师王鹏波(Wang Pengbo)表示,微信支付要求下游支付服务提供商(如代收机构和聚合支付服务提供商)提供商户实名信息,因为监管要求代收机构拥有商户信息,这在道德上是站得住脚的。

冲突源于产业博弈

商家实名认证是否意味着行业趋势?《中国银行保险日报》询问支付宝和拉卡拉的两家支付机构是否有类似的措施要求“商家的实名认证”。拉卡拉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我还没有听说过相关的规定。”支付宝官员回应称,“目前没有这样的调整。”

在目前的支付市场中,微信支付扮演着“账户方”的角色,由收单方和聚合支付服务提供商负责拓展商户并提供具体的支付解决方案。后两者通过与“账户方”的商业交易赚取费用。在这一过程中,大约60%的费用属于“账户方”,其余费用通过获取机构和总支付服务提供商之间的协商进行分配。

迄今为止,微信离线支付占据了近80%的市场份额。然而,订单收取机构和汇总支付服务提供商之间存在“分蛋糕”现象。此外,由于缺乏商家信息,微信支付生态系统还没有降到最低水平。由于微信支付用户集中在小额消费,客户单价较低,微信支付没有太大的市场拓展方向。如果微信支付实现了与商家的直接联系,微信对该系统的控制将会增加,三者的利益格局将会发生变化。

王鹏波认为,客户信息可能是收购方和支付服务提供商的核心利益。一旦微信支付与商家“直接相连”,下游服务提供商的命脉可能掌握在微信支付手中。

王鹏波指出,由于腾讯目前专注于工业互联网,客户信息对腾讯来说具有巨大的市场想象力。如果实现与商家的大规模直接联系,微信可以为客户提供可观的增值服务。

刘刚表示,支付宝以前也发生过类似的情况。许多支付宝服务提供商在帖子和媒体等平台上抱怨支付宝已经奠定了市场后,放弃了支付宝。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由于越来越严格的市场监管和对线下支付合规性的更高要求,线下支付产业链中的所有环节都处于博弈过程中。

王鹏波认为,对于这项离线服务,微信支付等账户不能与下游服务提供商分开。由于市场巨大,客户需求不断变化,微信支付仍然需要依靠下游服务提供商来推广各种服务。因此,不可能搁置这些下游支付服务提供商来控制整个链条。从收票机构和支付服务提供商的反映来看,事实上,各方都有自己的利益诉求。

由于新规受到行业更大压力,微信支付现已改变商户实名范围,纳入营业额超过5万元的新商户。然而,微信支付官员表示:“商家实名认证的初衷和总体方向没有改变。在执行层面,还充分考虑了待认证商户的数量、合作伙伴的工作量和用户体验等诸多因素,因此实名认证将从日收款额超过5万元的商户进行。”

根据微信支付声明,这项规定将继续有节奏地执行。

链接:

今年3月,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支付结算管理防止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的通知》(以下简称“85号文件”)。通知主要包括六个方面:完善紧急止付和快速冻结机制,加强账户实名制管理,加强转账管理,加强特约商户和受理终端管理,开展广泛宣传教育,落实问责机制。

“85号文件”代表了央行的监管方向之一:支付机构需要加强自身的业务检查,以防范金融风险。在市场层面,我们看到了一个生动的市场游戏样本。微信支付能否代替接收机构和支付服务提供商作为“商家认证”,我们目前还不清楚。然而,可以明确的是,如果市场机构不能遵循监管思路来塑造自己的竞争力,无论它们处于什么样的市场地位,它们都必然会被市场潮流所清洗。

来源:中国保险新闻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特区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