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民告官”程序空转,司法执行当持续发力

2019-12-01 18:00:53 来源:双眼信息门户网 阅读:575

几天前,中央电视台《中国法治》第三季的《首席大法官说》已经停播。副部级最高法律审查委员会专职委员、二级首席大法官何晓荣在《检察官审判规则》中指出,行政纠纷的解决应反对程序闲置和诉讼无效,不能增加普通民众的诉讼负担,防止“绕路”、“玩概念”。

首席大法官说“在第三季度保持了它的标准,邀请了一些来自最高法院的副部长级法官作为特邀演讲人。他们在同一个舞台上与专家学者谈论有关民生的国家法治事务。“谈论新的法治理念,提出新的法治计划”是公众深入了解国家司法状况、改革和实际进展的难得机会。

这一次出现的何小荣法官有着丰富的职业生涯。他不仅有完整的法律专业背景,而且职业跨度也很大。尤其是近年来,他参与并推动了新一轮司法改革,这使得这种“司法说”引起了业界的关注。从行政机关不出庭应诉、不出庭应诉到2014年,30年来我国行政诉讼法治已被写入法律,成为行政机关的一项法律义务。具体法治的微妙进展经历了起伏,充满了深刻的意义。为什么“检察官”必须见官员?官员的出席率甚至成为衡量地方依法行政的重要指标。

作为最高法律行政法庭的前首席法官,何晓荣告诉许多普通诉讼参与者的声音:“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一次后,可以说类似的行政违法行为基本上不会存在。”在应该成为平等诉讼主体的“检察官”中,官员是否出庭与具体诉讼的结果没有直接关系。严格来说,如果更多专业和知识更丰富的人员(或法律人员)出庭,法院查明事实可能更有帮助,但不仅公众,而且司法机关对官员出庭问题也有“特殊利益”。

官员出庭不仅意味着更多的指标,而且象征着接受行政权力和服从司法判决。一个更务实的考虑是,官员出庭可以有效和迅速地正视和解决引起行政纠纷的问题。应该承认,出庭的官员“只要态度好,足够重视,就会在解决冲突中发挥重要作用”。这的确是行政诉讼的现状,坦诚面对这一点是避免所谓“民事上诉官”程序空转的基础。

“民事上诉官”程序为何闲置,如何避免?司法实践应该真正使被侵犯者的权利得到有效和高效的伸张。随着新一轮司法改革的进行,行政机关在行政诉讼中的败诉率不断上升。但是,除了对针对对方的具体行政行为进行明确的负面评价外,更重要的是务实地“填充”公民的合法权益,包括及时有效地执行行政败诉判决。2018年9月,《杜南》社论聚焦Xi某开发商对当地街道办事处提起的行政诉讼,由此引发“胜诉但执行困难重重”的问题:判决文件生效后4个多月内实质上未得到执行,但系统显示“案件已全面执行”...

司法自由裁量权在对具体行政行为进行负面评价的同时,尤其需要继续加强司法执法。行政诉讼尤其是行政诉讼难以开展。这无疑是对整个司法改革的一次长期审查。该《中国法治》中的信息显示,在“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基础上,最高法还于2019年6月发布了《人民法院执行工作纲要(2019-2023)》,确定了继续推进法院执行工作“有效解决执行难”的10个方面共53项重大任务。

不难看出,《大法官说》(the Lord Chancellor said)的预设受众比普通社会成员拥有更具体的司法实践者,使得新一轮司法改革过程中形成的新理念和新计划能够被具体的司法实践所理解和认可。首席大法官正在对需要法治保护的普通人讲话,同时也在“改变立场”,以解决司法专业界的问题。反对程序闲置和无效诉讼,不要让程序闲置造成的诉讼负担挤垮和破坏公共司法经验。“首席大法官说”与具体司法实践领域的沟通足够务实和坦诚,其要求和上诉也值得期待。

黑龙江十一选五投注 云南十一选五 快乐十分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