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林业大学︱国家公园如何兼顾生态保护与社区福祉

2019-11-23 10:04:23 来源:双眼信息门户网 阅读:4644

钱江源,中国首批国家公园系统试点之一,位于浙江省西部开化县。

“我们过去常常砍伐木材并出售,但现在我们不想砍伐。国家公园需要保护。我们的老百姓怎么办?”“我们不允许砍柴。有补偿,但卖木材的钱不多。”在钱江源国家公园系统的试点地区,一些村民告诉我这些。

对许多中国人来说,国家公园不再是一个新词。随着近年来海外旅游的增加,美国的黄石公园、加拿大的班夫、澳大利亚的卡卡杜等。似乎给国家公园打上了一个根深蒂固的荒野烙印。然而,中国的国家公园也会如此吗?答案肯定不是,或者不是全部。虽然中国国家公园的核心使命是对生态系统进行“最严格的保护”,但在人口众多的国情下,人类的生存始终与自然环境交织在一起。

国家公园里的村庄。钱江源是一个人地关系密切的国家公园。澎湃新闻记者于小冬

地处经济发达地区的钱江源,人地、开发和保护问题显得尤为突出。禁伐政策下村民的担忧是中国密切的人地关系的缩影。保护与发展的矛盾也是中国国家公园乃至其他自然保护区管理的共同特征。在这种背景下,如何切入国家公园的“最严格保护”?保护的表现和居民的福利不是像鱼和熊掌一样吗?

围绕上述问题,我于2018年5月至7月在钱江源进行了两个多月的实地调查。也是在这一时期,前面提到的村民意识到他们对砍伐的担忧。然而,需要澄清的是,调查发现,村民所描述的禁伐政策不是国家公园造成的,而是保护生态公益林的必然要求。由于群众很难分清国家公园和国家森林公园的区别,国家公园在钱江源禁伐问题上纯粹是“误伤”。虽然国家公园确实要求在生态系统规模上实施“最严格的保护”,但在钱江源的实践中,国家公园提供的补偿标准高于生态公益林,使人们能够获得更多的生态红利。

钱江源在保护什么?

除了学术采访,我在研究期间经常有机会在晚饭后与当地人自由交谈。"国家公园,这个国家的东西,你为什么选择我们成为文明人?""某某地方比我们的漂亮得多,为什么不选择它呢?"像这样的问题几乎是最常被问到的。对于中国国家公园的许多其他地区的人来说,这也可能是一个问题。

在中国,国家公园有“生态保护第一”、“国家代表”和“全民公共福利”三个概念。前两个概念可以说是对国家公园基本条件的要求。从生态保护的角度来看,钱江源的民族意义是显而易见的,其中最突出的保护价值是其珍稀、大面积集中、毗邻的世界低海拔中亚热带初级常绿阔叶林。在钱江源范围内,南端是原古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所在地,北端是原钱江源国家森林公园。

鉴于钱江源突出的生物多样性价值,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与几所重点大学合作,在这里建立了长期森林生物多样性监测网络研究样地。中国科学院院士傅伯杰评论道:“古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钱江源国家公园的核心区域。其常绿阔叶林生态系统具有很高的服务价值。…在世界上也很典型。”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前所长研究员马克·平(Mark Ping)也提到:“古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有原始森林,钱江源国家森林公园有不同演替系列的森林。总之,它们是一个完整的演示样本。”

连接南北两端的区域从未被任何类型的保护地所覆盖。黔江源头是农林相对密集、保护价值相对较低的地区。然而,从生态系统的角度来看,中段和南北两端属于同一低海拔、中亚热带初级常绿阔叶林生态系统,它们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与其他旨在保护单个物种或景观的保护区不同,国家公园的使命是保护完整的生态系统,同时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中部地区也被纳入国家公园的范围,正是国家公园生态系统规模总体保护目标的体现。

保护与社区发展的矛盾

当生态学刚刚出现时,自然生态系统和人类被分开对待。随着科学认知的不断发展,越来越多的研究开始认为生态系统的管理离不开人为因素。对人的简单排斥不仅忽视了人也是生态系统中的一种物种这一事实,而且对于人与自然长期共存的生态系统来说,排斥人的管理可能会打破现有的平衡,引发新的生态问题。

我们的研究还将自然生态和当地社区视为国家公园的两个平等统一的组成部分。我们认为,在有针对性地恢复和改善生态环境的同时,不应影响甚至尽可能改善社区的福祉。

一般来说,如果实施生态保护影响到群众的福利,政府、公益组织或其他营利组织将主要以资金为基础向受影响的群众提供补偿,即生态补偿。然而,我国目前实施的生态补偿通常是针对一个行政区域(如一个省)或一个流域的一套补偿方法。在政策要求的范围内,群众受到特定资源利用活动的限制,因此根据土地面积或人口获得一定的补偿。这种方法在我国已经实施了几十年,生态公益林采取了严格保护和标准补偿的管理措施。多年来,它在保护中国自然资源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然而,这种管理方法也有缺陷。正如开头提到的,许多人反映,在被剥夺资源使用权后,补偿收入无法弥补经济损失。事实上,在广泛的保护背后,除了政府的资本投资,社会也在为保护的成本买单。

打破固有模式,建立新的平衡?

事实上,钱江源地区已经开始通过实施地役权改革来探索保护与发展的新平衡。所谓保护地役权,简而言之,就是在不改变土地所有权的情况下,将集体土地经营权和经营权统一到国家公园管理委员会,保留土著人民的基本发展权,充分尊重人与土地之间的现有关系。国有化后,村委会仍将享有土地所有权,原住民仍可在允许的范围内以传统方式使用土地,但他们的管理行为将通过特许经营等方式统一分配,以达到统一管理的目的。在该地区地役权保护改革中,生态公益林补偿标准提高到每亩40元,补偿标准为48.2元。此外,在这种补偿的底线上,钱江源还将提供公益工作、工业援助、基础设施建设、特许经营等方式,使群众获得更大的利益。

钱江源在村里提出了推进地役权改革的口号。禹卫摄影

那么,如何更精细、更科学地制定多元化的薪酬管理方法呢?因此,在对钱江源自然生态环境进行分析评价的同时,我们还对其范围内4个乡镇的21个行政村进行了多轮走访,包括对各村委会的访谈和对选定村民的入户调查。调查发现,当地社区近三分之一的人口在村外工作,而留在村里的大多数人年龄较大,受教育程度较低。除了工作收入外,当地居民的经济收入主要来自茶叶(主要以绿茶出售)、油茶、农家娱乐、农田耕作等。,不同的乡镇有不同的产业结构,农田收入普遍较低。

结合这种社区特征和自然生态环境评价结果,通过三个核心步骤,对如何协调四个乡镇的严格保护和社区福利提出了不同的管理措施。

首先,设定保护目标。钱江源头不同地区有不同的生态条件和不同的保护策略。维持现状还是生态恢复取决于具体情况。总的来说,如果农田、经济林和其他类型的土地比例过高,其生态系统的价值和应发挥的生态功能将受到影响,需要适当的生态恢复。

第二,看看社区的生活结构。根据严格保护和社区福利相平衡的原则,应注意拟议的生态恢复措施是否会影响居民的生计结构和经济收入,以及影响程度如何。作为后续生态补偿的参考依据。

第三,考虑居民的特点。如果赔偿的依据纯粹是为了弥补群众失去的经济收入,那么在管理上有两个问题。一个是直接成本是否太高,另一个是它是否可以适用于所有受影响的群众。我们的研究发现,当地居民主要是年龄较大、受教育程度较低的群体,他们通常依赖农林生产和生活方式,换工作的能力较低。对这一群体来说,根据生态恢复造成的经济损失提供现金补偿是保障他们失去土地后福利的最佳途径。此外,还有一批相对年轻或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他们能够从事非农业行业,并能够探索多样化的补偿方法,例如为换工作而不是资本补偿提供政策和技术支持。

综上所述,人与自然的和谐不仅意味着生态环境的改善,也意味着生态红利向人与自然的共同红利的转化,这意味着以此为生的人们以积极乐观的态度投身于保护工作。为了实现我国国家公园“最严格保护”的管理目标和人与自然的和谐,有必要走一条精细化的管理路线。只有在保护目标、社区生计结构和居民特征等管理要素在空间上逐一细化后,才能有机地融入决策,制定出符合严格保护要求、兼顾社区福祉的综合管理政策。只有这样,才能从保护和社区福利的角度充分发挥国家公园的生态价值。

(作者禹卫是北京林业大学自然保护区学院的医生)

12bet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澳门美高梅